文苑擷英

李澤林 散文——《我之于茶》

作者:李澤林     時間: 2019-05-28     點擊:4631次    分享到:

我之于茶


“與君初相識,猶如故人歸。”這種“遇見”斷然不是我與茶的感覺。

北方少產茶,記得那些年喝茶的好像都是爺爺輩兒的人。一個黑黢黢的大茶杯,碎渣殘梗堆積在底部濃到發苦的褐色茶湯,覺得這輩子都不會觸及,唯一覺得她的好處就是班里的小女孩會在耳孔里塞一個茶梗,據說既能防止長合,又能消腫清涼。

童年的味蕾和愛好一樣,都很單純。不喜歡白水的平淡也不喜歡辛辣的刺激,沒嘗過人生苦頭的80后,更是接受不了茶水似苦似甘的奇怪口感。但實際上,隨著年齡的增長,很多小時候不喜歡的,甚至覺得永遠和自己無關的事情,都會接踵而至。從開始的“蹭品味”到現在的“離不開”,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的擦肩而過,某一天,味蕾突然強烈地向我索要一個熟悉而特殊的味道,恰好,在沖泡的香氣中我再次找到了她,從此,我便正視我們的關系,我知道,經過緣分、喜歡、追求、擁有的過程,我,應該是戀愛了。

在我看來,她的美不卑不亢,她可以陪著你,但不會屈尊紆貴。不會像酒一樣,隨時舉杯都是干柴烈火,等待著你。她會像小姑娘一樣,為你沸騰,為你心涼,有明前,有雨前,有個先后順序,在什么時候出場就給你什么樣的姿態,你要保持好她的冷暖,讀懂她的賣萌、撒嬌,不嫌繁瑣、不厭黏膩,慢慢地感情深厚,也許別人比她優秀,但不影響她在你心中的唯一。

她的美獨一無二,一口煙吸出的舒暢可以在一個品牌中隨意重復,不同品牌的香煙中也定能找到近似的感覺,但茶不同。一山、一水、一木、一芽、一情都不會有一樣的感覺。唐代茶屆“亞圣”盧仝甚至將茶的獨特具體到每一泡:一碗喉吻潤,二碗破孤悶。三碗搜枯腸,惟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發輕汗,平生不平事,盡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, 六碗通仙靈。七碗吃不得也, 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。

她的美稍縱即逝,就像是畢淑敏給我們提醒幸福一般。與茶十年的相處,更覺得應該抓住這白駒過隙的美感。我虧雖無盧仝才,料應茶不嫌我丑。借用唐寅的話來描述茶之于我的情懷:一時枯木卷,二時遇水飄如仙,三時騰空起,宛如飛龍入九天。四時杯底立,德高身自謙。五時香滿溢,六時展人間。七時食不的,散入泥土潤春天。

我之于茶,茶之于我。

彼此相擁,卻相互獨立,這應是真愛的距離。


(蒲白礦業  李澤林)

上一篇:王紅花 攝影——《浮戲山雪花洞》 下一篇:吳艷琴 散文——《夜讀》
在线真人投注 双流县| 仙居县| 元江| 富宁县| 邳州市| 长治县| 罗平县| 大丰市| 浙江省| 容城县| 新丰县| 博罗县| 同德县| 图们市| 建昌县| 章丘市| 固安县| 饶河县| 彰化市| 平乐县| 莱西市| 商都县| 和平区| 江山市| 邳州市| 阜新市| 阿拉善右旗| 瑞安市| 原平市| 佛坪县| 顺平县| 辽阳县| 礼泉县| 太白县| 曲松县| 高台县| 隆德县| 云和县| 曲松县| 黎城县| 新乐市| 彭山县| 会理县| 南昌县| 依安县| 大新县| 南华县| 正阳县| 磴口县| 抚顺市| 略阳县| 五寨县| 大厂| 罗甸县| 南京市| 东兰县| 贞丰县| 三穗县| 洛浦县| 福泉市| 盐山县| 余庆县| 北宁市| 衡阳县| 黔江区| 无极县| 宁安市| 临汾市| 永顺县| 浦县| 西藏| 改则县| 永丰县| 泰州市| 定陶县| 连云港市| 司法| 治县。| 博客| 青铜峡市| 无为县| 北川| 柳林县| 科尔| 江城| 当涂县| 聂荣县| 文山县| 斗六市| 临沂市| 卢龙县| 保康县| 疏附县| 大关县| 宜都市| 湾仔区| 三穗县| 株洲县| 突泉县| 鄂托克旗| 临猗县| 胶南市| 鄂伦春自治旗| 丰宁| 莱西市| 永登县| 凤翔县| 收藏| 甘肃省| 丹棱县| 孝感市| 夏邑县| 新乡市| 琼海市| 志丹县| 新津县| 治县。| 安丘市| 新兴县| 星子县| 西乡县| 麟游县| 达拉特旗| 碌曲县| 平果县| 寻乌县| 乌拉特中旗| 大石桥市| 罗江县| 望奎县| 渑池县| 萝北县| 柳州市| 金昌市| 积石山| 建德市| 溧阳市|